麻豆传媒小区物业报复

..co,最快更新神凰不为徒最新章节!

就算黑市里藏龙卧虎,作为九龙城二公子,姬忘秋还是一如既往地高调,带着美丽优雅的大历国公主南宫雨灵,一同出现在交易会,频频出手,买了不少东西。

秦朝云闲来无事,拿了几瓶丹药出来,也是被二公子买到手。

最让秦朝云无语的是,第二天一上虚拟云曦系统,就收到二公子的歉意,以及一瓶仙颜玉露。

仙颜玉露是水状的丹药,那么一小瓶,却能卖出高昂的价格。实在是这东西只要是个女人就能用,一滴就能解决所有肌肤问题。这东西是水状,却是特效神药,所以才获得仙颜玉露这样的美称。

虽说仙颜玉露只是一境丹药,只要是个炼丹师,都能学习炼制。可这玩意儿又特别娇贵,药材处理、火候、融合等方面,一点都不能出错,成丹率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就算是高境界炼丹师,他们能炼制更高级的丹药,也能提升对其他丹药的成功率。唯独对仙颜玉露这小娇气鬼,无可奈何。久而久之,仙颜玉露就真的越来越稀罕,越来越贵。

当然,秦朝云无语的不是仙颜玉露本身,而是这东西,根本就是从她这里买的啊!

二公子送礼,还真是会送。

虚拟云曦系统,赠送礼物之后,可以出灵珠,让系统进行实物传送,还不会泄露双方的任何地址、姓名之类的秘密,倒是方便的很,唯一的美中不足,就是收费昂贵,传送一次礼物,就要一颗灵珠。

要知道灵珠都是蕴含灵力的宝贝,那么小珍珠大小的一颗,就能换十锭黄金啊!

“土豪可真多。”秦朝云看着赠送请求,一边吐槽,一边点了拒绝。

花季女生纯纯的风采

至于拒绝理由,秦朝云也留言了:“本人太美,用不上这东西。”

若是之前,听到戴面纱的星麟说这种话,二公子估计要大笑:丑人多作怪。可猜到秦朝云的身份之后,他竟然觉得,这姑娘挺耿直啊。

不管耿直还是如何,二公子又在秦朝云这里碰了钉子,还笑得像个傻子。

对于此,秦朝云并不知情。

她只知道,学院的防御等级再次提升,他们更出不去了。有点羡慕南宫雨灵,提前就离开学院,现在在外面倒是自由。

闲来无事,也只能来虚拟云曦系统寻求对战。

对?战?

别做梦了。根本没有像样的对手!

大家都忙着灵武竞技呢,谁有空陪对战?那些被剩下的,组不到队的,秦朝云也看不上啊。

好在所谓的淘汰赛,总算结束了。他们这三支种子选手队,终于可以露面了!

本着对种子队的保护,他们三支队伍,在这一轮他们彼此不会遇到。

这次的规则是十六进十,先一对一对战,赢了的八人晋级,输了的八人再争剩下的两个名额,可以说是极为残酷。

秦朝云满怀着兴奋,总算等来了她的对手。没想到还是老熟人——铁千山!铁千山的队友,是个文文弱弱的男孩子,根据安墨影转述,是个九级的土系灵者,尤其擅长各种防御。

“走吧,按照常规方案,主攻,我站桩。”秦朝云简单吩咐。

“好嘞!老大,我一定会完成任务,帮争取时间,等着秒杀他们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几乎是无压力上场,秦朝云没有主攻,就是给安墨影机会锻炼。也就是说,她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。

再次跟秦朝云对战,铁千山也有点感慨,一向不爱废话的铁千山都忍不住多说了两句:

“上两次的失败,我输的心服口服,我不为自己的失误辩解。这一次,就让我用一场胜利,来证明给看。”

“废话真多。”秦朝云对铁千山,已经没了半点兴趣。

被秦朝云那种淡漠的眼神一扫,铁千山就感觉敏感的神经,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这一眼真的胜过千言万语,让人心里堵得慌。

铁千山很快回了神,冷静地跟他的队友安排战术:“小志,我们上,这次对手是种子选手,他们确实很强,我们也要认真起来。”

说起来,淘汰赛对他们来说,也是一件好事,经过一周的淘汰赛,胜出的队伍都经历过多次磨合,大多都是临时拉起来的队伍,也打出了默契的配合。

反观秦朝云他们这三组所谓的种子选手,除了实力和配合方式被保密,反而在没经历过淘汰赛的练习,配合方面难免有些生疏。

秦朝云跟安墨影一共就定了两套方案,常规方案就是跟所有灵武组合一样,武者在前面挡着,保护灵者并且给灵者争取时间放大招。

第二套方案,秦朝云是反其道而行之,她这个灵者去对付对方武者,让安墨影这个武者去干对方的灵者。这套方案,只有在遇到真正的劲敌,才会使用。

铁千山,武技其实还不错,奈何奴性太重,这不止是人品问题,更会导致他在关键时刻出现问题。

比如面对安墨影,他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心虚感觉,不是实力方面的差距,而是来自身份上的心里落差。

两人交锋之后,铁千山打得中规中矩,但是显然发挥得不算出色,反倒是他的队友小志,灵技操控很不错。

奈何,他们就遇到了秦朝云这样的怪胎,小志明明不断地对秦朝云做出骚扰,还是让秦朝云丢出了火属性大招。火属性就是大杀器,整个场面惨不忍睹,一招定胜负。

“怎么感觉,赢得有点轻松啊?铁千山也太菜了吧?”安墨影单打独斗是赢不了铁千山,这次赢得轻松,对他的自信心也是一种激励。

只不过,在看了千秋岁的战斗,他就高兴不起来了,只剩下碎碎念:

“千秋岁就是个疯子啊,白纤纤都没出手,他一个人就搞定了对方两个。”

“呵,所以,我要拦住这种疯子,也不容易,对上他们可不能怜香惜玉,什么都别想,赶紧干掉白纤纤。”秦朝云没跟安墨影说,自己也能做到一打二,反而是出言提醒他。

男人这种生物,最怕的就是一时心软,搞起怜香惜玉的无聊戏码。